給兒子的第二封信 - 談用功 (2007.3.25)給兒子的第二封信 - 談用功 兒子: 明天就是你的二十歲生日,你終於成年了。一方面,我為你感到高興,以後大家(包括我和你媽)都要以對待成人的態度來和你應對了;但另一方面,我也為你感到擔憂與不忍,因為今後在法律上而言,你就是一個成人了,負擔和責任更重,凡事也不能以「還是一個小孩子」來推諉了。說真的,佛家說:「生即是苦」,你今後也將有所體會。但如果你用積極、正面的態度面對人生的話,相信爸爸,人生也充滿著美好的事物,在等待著你! 打從你出世開始,就是家中的寶貝。雖然辛苦,但真的帶給我們許多歡笑。你從小長得出色(媽媽堅持是她的遺傳),到處受到喜愛,我們也到處分享了光彩。你在永和及人小學因為搬家,要轉到北市光復國小時,及人校長將你摟在懷中許久,萬分不捨你這個品學兼優的孩子,爸媽也都為你感到榮耀! 你在光復國小的三年也都屬於模範生層級,老師對你都讚譽有加。爸爸一直認為你未來將會和爸爸一樣,一路順風地「過關斬將」,開創出璀璨的前途。然而,在抽籤運氣特佳,上了延平中學國中部之後,你的表現卻逐漸下滑 - 在逐漸迷上了電動遊戲和職業籃球之後,至今無法自拔。我原來以為只591要經過一段時間,你就會回歸正途,就像我當年一樣。爸爸當年念初中時,也有一段「叛逆期」,對許多東西看不順眼,課後不回家,騎車到處閒逛之外,還曾經和幾個「叛逆少年」留在學校搞破壞,但我們卻都靈活、聰敏地逃過了訓導主任的追逐!現在回想實在驚險,差點讓當時在學校教書的爺爺丟臉! 但是這段「追風少年」的時光並不太長,大概就只是我的初二到初三。幸運的是,我的功課雖然稍有退步,卻還一直名列前茅。高中聯考時,我和兩位同學一起在成功大學的一幢教授宿舍中準備了一個半月(兩位同學之一是成大教授的兒子,另一位現在是著名的大成集團執行長)。雖然當時每天最令我期待的,就是午睡後三個人喝一瓶特大號的汽水,以及四點半後欣賞著對面院子裡,一位放學後在院中讀書的台南女中美少女,但我們還是有兩位考上了著名的台南一中,並持續友情到現在! 只是,你的「慘澹少年」期似乎沒有停止。從國中迷上了電玩和職運之後,你的功課持續不振,特別是在重要考試時都會失常;而你的信心似乎也受到打擊,更加以職運和電玩來逃避,沒什麼朋友,媽媽還擔心你得了自閉症。我經常看到你在房間內拿著書本發呆,不管是如何說你、送你到最好的補習班補全科,似乎都沒有用。找房子除了職運和電玩,你對任何其他東西似乎都沒有興趣(包括女生,真有點怪),這剛好和爸爸完全相反!我從小學開始,就對任何知識性的東西感到興趣。初中時就自己到學校圖書館借了大量的書來看,包括深奧難懂的哲學,我經常思考「人為何存在」這種沒有答案的問題。這種習慣迄今未曾改變,使我的知識相當豐富和平衡,和任何人都可以聊得相當愉快。 你迷戀職運的程度超乎一般,竟然可以在大學招生的「指定科目考試」第一天,清晨三點鐘偷偷起床看世界盃足球賽!你要知道,在爸爸念高中的時代,有誰幹這種事的話,大概會被家長打到剩下半條命的!算你們這些草莓族好命,晚生了三十年 - 努力程度越來越低,人權卻越來越高!你考上「東大」,實在是怨不得人。在其他朋友的小孩都考上台大、建中和北一女之下,爸媽雖然顏面盡失,也不能對你說太嚴厲的話,就怕你們這種草莓世代的嬌嫩小孩,既不能碰也不能說! 但是你還是必須知道,你今天所有作為所結成的「因」,未來都將產生因緣之「果」。在我們那個時代,要考上大學並不容易,大部分的考生要考兩三年,甚至等到當兵回來靠加分才能考上。社會組最難考,只有不到三成的錄取率;考上國立大學更難,大概要有今天考上政大的實力才租房子行。所以爸爸雖然一直運動健身,也愛看電視,但功課也還算用心,成績一直維持在班上前半。廣泛閱讀和思考的結果,讓我的國文特別好。爸爸小學時天天看「國語日報」,六年級就得台南縣國語文競賽作文第一,高中二年級在南一中的作業比賽中也獲得作文第一;以毛筆所寫的作文簿,整本十來篇文章沒有一個錯別字!雖說「好漢不提當年勇」,但爸爸要說的是,如果你無法對許多事物保持興趣的話,根本就無法寫出像樣的東西,和別人談話交往(或未來交異性朋友)也將因缺乏內涵而「言語乏味」,這是爸爸為何一直希望你提高對許多東西興趣的原因!我的體育、音樂到高中時一直是全班最高分,就是因為維持了高度的興趣。但你雖然學了鋼琴,有相當的基礎,但卻不願培養出真正的興趣,西洋古典音樂、中國傳統音樂都完全無法欣賞,我真的擔心你未來會是一個思想簡單、無法吸引人交往的「宅男」! 兒子,你到目前為止,已經因為沒有掌握時光而付出代價 - 未能考上理想的大學。但是,如果你認清事實、瞭解利害得失,願意以「往日種種譬如昨日死,未來種種譬如今日生」的態度重新出發的話,前途還是大有可為。就像爸爸前一封信所說的,你們現在和以前不同,決定你未來命運最關鍵的學位,是你辦公室出租的碩士學位,而不像過去是學士學位。因此,你還有機會在碩士階段展現實力,打開前途。只是,所有的「卓越」都是靠汗水、孤寂所累積的。正如愛迪生所說:「天才是百分之一的天賦,加上百分之九十九的汗水!」你別看爸爸經常說教,認為我自己還不是經常在看電視、帶媽媽去買菜、逛街,沒有在「用功」! 兒子,你如果這樣想,就錯了。爸爸在高中時,雖然均衡發展,但是在高三就全力衝刺了。記得高三下學期,學校在晚上會開放一些教室給我們自修,我和你兩位叔叔一起騎自行車到學校自修,連教官看到我們都會豎起大拇指說好。因為目標明確,一定要考上國立大學,所以讀書就不會覺得辛苦,而且每天都覺得時間不夠,怎麼還會想去看電視、偷懶呢?接近「大學聯考」時,和同班的廖叔叔(他當時是全年級第一名,後來是台大商研所的第一名,現在在民視擔任副總經理)一起準備,在仁德的糖廠宿舍中狂K了兩個月的書,每天早上四小時(8到12點)、下午三小時(2到5點)、晚上五小時(7到12點),紮紮實實地將三年的書本備了兩次,並且相互口試;每天睡八小時(包括午休),沒有浪費一分鐘,結果我們兩個都上了台大!爸爸在你這個時候,除了上課以外,每天都是在圖書館裡面看書,大部分是課小額信貸本相關的,小部分是自己有興趣的,如威爾杜藍的「哲學的故事」、房龍的「人類的故事」、史賓格勒的「西方的沒落」等西方名著,也會看本國的三國演義、紅樓夢等文學名著,提昇自己的文學和史學修養。我們並不是沒有娛樂,有同學會找地方舉辦舞會,也有社團舉辦郊遊,我甚至還參加了「能高山越嶺」的七天登山活動,由台中廬山走到花蓮。我也參加過金門戰鬥營、虎嘯戰鬥營等各種救國團的梯隊,是社團的重要幹部呢。我的目標很明確,要成為一個均衡發展,造福社會的人才!在泰國念碩士時,獎學金很高,是一段較為輕鬆的日子,因為一般而言泰國人較不用功;我和香港、日本室友輕鬆地念到前面,還玩了、看了不少泰國特殊的風土人情。但是,每天晚上,我們可都是從七點一聲不響地念到十一點,然後才到巷內的泰國咖啡店去喝啤酒、聊天的哩!十二點就規律地回來睡覺,第二天七點一定起床喔(我們用英文交談,這讓我的英語能力改善極大,到美國立刻當上中國同學會會長)。美國唸書是一生中最苦的,尤其是在Johns Hopkins。所有的同學都是各方高手,我班上的日本學生中,還有已經在麻省理工拿到建築碩士的數理高手,另兩位則是東京大學(一樣叫「東大」)和慶應大學的;韓國來的就是漢城大禮服學的。美國學生許多是猶太人,聰明得不得了,許多還拿到芝加哥或哈佛大學的入學許可,只是這邊給他獎學金而過來的。每天如果沒課,就是八點進圖書館,十二點出來吃午餐;下午兩點進圖書館,五點出來吃晚餐;七點進圖書館,十二點(圖書館關門)回家洗澡、準備睡覺。幾乎沒有任何的休閒活動,因為人人如此,每一科都會當人;每一個人都戰戰兢兢,沒有人有把握一定會過關,連拿全額獎學金的學生都可能被當!考試時一不小心沒答對路線,證明不出來的話,根本就沒有時間重新回答!我當時「火氣」極大,頭髮一直掉,又犯了痔瘡,獲得學位後才沒有再犯。我平時都堅持運動,所以身體還好;幾位日本同學都念到兩、三點,一個個都面無人色!台灣另一位低我一班,拿研考會獎學金的學生,竟然犯了「中風」,加護病房住了一星期;醫師說他命大,差一點就掛掉!我們系上規定,只要一科沒過就要補考,補考沒過就「沙喲啦啦」,注意:是一科!連通過了所有考試的「博士候選人」,並非人人都能獲得博士學位;運氣不好時,論文弄了十年也無法畢業的都有!因此,你要知道,在美國拿名校博士的其實都受過極為辛苦的磨練,絕非「浪得虛名」的。 你今天之所以不想用功讀書,原因很簡單,是因為你褐藻醣膠沒有明確的目標。就像你雖然在媽媽的要求下,報名參加了中高級英檢,但你根本沒有強烈的動機要考過它,因為你認為「又沒差」(這是你們最喜歡說的口頭禪)。但是,其實是「有差」的。因為如果你考過了中高級,你可能馬上準備考高級,如果通過的話,你極可能就會在學校的交換學生甄選中脫穎而出,下學年就會到國外留學,你畢業後就很有機會進名校的企管碩士班(當然要有一兩年的工作經驗)。別以為這些名校好進,賓大華頓商學院(Wharton School)的介紹上面說:We want the brightest of the brightest. 你的學業平均要不錯,專業和高年級的成績要出色,GMAT要達到90%以上,托福也要90%以上才行,套句廣告詞說:「請問你有嗎?」 但,就是這些「名校」的畢業生,才有機會在暑假到一些跨國企業去「實習」,而且是有薪水的。我那位一起唸書考高中的(大成)同學,就是在芝加哥念MBA時,被派到香港大公司去進行暑期實習的。如果表現尚可,該公司可能在你畢業前就「預定」你了,而你就「前途無量」啦!當然,薪水並不代表一切,所以也有人喜歡稍微低薪,但是穩定些、沒壓力些的工作,例如老爸的教授工作。但是,如果你對研究、教育沒有熱忱的話,這個行業也是越來越辛苦,只要下班面膜時間到台大看看,大部分的大樓都是「燈火通明」的,你就知道這個「行業」並不好混。想想你老媽平時如何嘮叨「老公」的薪水,你就知道收入不高也意味著「家庭地位」不高;除非自己對自己有信心、享受這種工作、給老婆其他的補償,否則現在大學教授的離婚率可是越來越高的!但是,其他行業也沒有多好。新竹科學園區的科技新貴們似乎很好過,但是他們的壓力可是大的驚人。我就有學生原來在最著名之一的「聯電」工作,卻辭去了工作。他說真正拿高薪的不多,能拿高薪之前,早已被「榨光」了 - 工作時間超長、腦筋超量工作,身體根本受不了。所以,爸爸要告訴你,現在的社會如果沒有高薪,就很難生活,也被人(包括家人)看不起;但是要拿高薪,卻又要付出高昂的代價,天天努力工作,甚至得了癌症末期,才知道不值得。這就是現代人的矛盾,但是在全球化之下,你也難以抗拒這種生活形態;只有累積一些儲蓄,抽空散心旅遊,積蓄拼鬥的心理本錢;平時注意養身和運動,以免在競賽中提早倒下。只要撐到退休,有足夠的退休金後,就可以鳳凰于飛、怡養天年,這是你媽天天告訴我的!只是,我仍然有一些企圖心,要在學術上有一些自己滿意的交代,也希望散播更多的光和熱,對社會有一些正面的婚禮顧問影響。兒子,你現在稍微瞭解「生即是苦」的佛教說法了嗎?其實,人生如果只需要用功,則努力的辛苦並不算什麼。如果整天辛苦,卻還不知道有沒有明天,那才是真正的痛苦!我曾經到過非洲的塞內加爾和東南亞的緬甸,看到一大堆失業的群眾,每個人都想賣點東西給你,而你卻無力幫助他們什麼,真是令人難過。但是在這裡,你如果目標明確,努力的代價就幾乎獲得了保證,這根本就不能說苦,是吧?想想那些非洲的人民,許多人的聰明都不在你我之下,大部分卻是天天辛苦,也只能吃飽而已,你算是夠幸運的了,還能天天混時間,只想打電動、看職籃嗎?現在,你願意自己決定雙主修,這將會很辛苦,但是爸爸告訴你,它會讓你未來更容易申請到好的碩士班,辛苦是有代價的。 聖經上說:「流淚撒種的,必歡呼收割」,這可是千古不變的道理。兒子,用功吧,讓你在未來生命消逝的時候,可以無愧的說:「我真的努力過,為社會豎立了好榜樣,對人群發出過光和熱,社會也變得更為美好,我終究沒有辜負父母親和自己」!如果爸媽在天上,一定會張開雙手,和你相會! (2007.3.25)


.msgcontent .wsharing ul li { text-indent: 0; }



分享

Facebook
Plurk
太平洋房屋YAHOO!

創作者介紹

hy39hywtl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